于是就催生了盗尸人这个行当

2019-09-04 06:18

虽然没有证据显示诺克斯医生是共谋,但他很有可能知道这些尸体是怎么来的。

然而,警察却没有确凿的证据证实威廉二人组的杀人事实。检察官只好玩弄了一把「囚徒困境」,用豁免诱使威廉 a 夫妇指控威廉 b 。他们当然很愿意。

威廉 a 找来了同乡兼好朋友威廉 · 伯克(威廉 b),向他诉苦。威廉 b 建议说,现在的医生到处都在搜罗新鲜的尸体,老唐纳德孤苦伶仃连个亲戚也没有,不如就送到医生那儿去吧。

之后,他的尸体似乎也被送上了解剖台,因为至今爱丁堡大学的解剖学博物馆还陈列着他的骸骨,旁边放着的是两个威廉的脸模。

亏空的账填上了,似乎还找到了一条致富发家之路,可以想见两个威廉眉毛都笑歪了。

这项法案允许医生、医学院教师和科学家通过合法和合规的手段获得自愿或无人认领的尸体,这才逐渐终止了这个可怕的行当。

其中一位,威廉 · 弗格森,成为了伦敦著名的外科教授,还获得了从男爵的爵位。

贪财的二人组如今已无法等候下一个生病的房客,开始主动诱拐和杀害无辜的人。他们在街面上寻找无家可归的穷人,热情地引导他们来出租公寓住宿,晚上给他们灌酒,然后再用同样的方式闷死。最后再全部卖给诺克斯医生。

他们离开之后,詹姆斯夫妇闯进了多彻蒂的房间,发现了被藏在床下的尸体,连忙报了警。当警察赶到时,尸体已经被搬到了诺克斯医生那里。于是,一整条尸体供应链的两端都被警察控制起来。

他们杀害的某些性工作者,正好之前给一些医学生「服务」过,于是当她们的尸体被摆上解剖台的时候,就引起了怀疑。

因为当时的法律规定,只有罪犯的尸体才能被解剖,在没有死刑犯的日子里,医学院的正常教学很难正常开展下去,所以往往要向外界购买尸体,于是就催生了盗尸人这个行当。

在两个威廉案件几年后的 1832 年,英国国会通过了一项《解剖学法》。

虽然诺克斯完蛋了,但和他一起做解剖的三个助理,后来都在医学领域获得了成功。

在最后案发事情传开之后,这些尸体就被以威廉 a的名字来命名,称作「伯克林」(音同 burking,阻闭口鼻扼杀法)。

学者分析,他之所以对解剖有如此狂热的执念,让他不顾任何道德上的风险,是因为他太想通过解剖学获得教授职位,为了成功,他不得不做比别人更多的实验,也就需要更多的尸体。

1829 年 1 月 28 日,在超过 25000 名市民的注视下,威廉 b 被处以绞刑,并被公开展示。

1828 年圣诞节前一天,审判开始。威廉 b 被送上绞架,他的夫人因证据不足被释放。威廉 a 夫妻则得到了赦免,很快就逃离了苏格兰。

为了找人填补账目上的亏空,两个威廉就将老唐纳德送到了爱丁堡大学医学院一位叫罗伯特 · 诺克斯的讲师那里,后者非常爽快地付了 7 英镑 10 便士。

然而,在他们从事这个行当一年之后,事情终于败露了。房客詹姆斯·格雷和他的太太安注意到,头天晚上一起喝酒的姑娘马乔里 · 多彻蒂失踪了。威廉 a 夫妻遮遮掩掩地说,她已经走了。

没过多久,威廉 a 的另一名房客约瑟夫生了重病,这次两个威廉没有等到他自然死亡,而是在一天晚上给约瑟夫喝了很多酒,灌醉之后把他闷死了。而约瑟夫的尸体更新鲜,于是换来了 10 英镑。

特别是,他们杀害的另一名残疾智障儿童,因为相貌古怪,在当地颇有名声,诺克斯医生却告诉学生们不要声张,还亲手去除了尸体上可以识别身份的部位——头部和畸形的脚。

说回诺克斯医生,他原来是一名冉冉升起的解剖界的新星,在两个威廉一案之后,被整个学术界所唾弃,尽管之后他一直在爱丁堡执教,但声誉已经扫地。

这起案件的确骇人听闻,不过在当时的不列颠,这只是整个黑暗混乱的尸体供应图景上的一个插曲。